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囧囧胖胖
2022-6-14 14:31
簡介
如今,想要一窺國內互聯網亞文化圈子的風潮,B站,絕對是個不錯且值得參考的好去處。前段時間在網絡上爆火的諸多熱梗,像是“三點飲茶”、“心疼giegie”,無一不是在B站經過發酵后,成為國內互聯網討論焦點的。 ...

如今,想要一窺國內互聯網亞文化圈子的風潮,B站,絕對是個不錯且值得參考的好去處。前段時間在網絡上爆火的諸多熱梗,像是“三點飲茶”、“心疼giegie”,無一不是在B站經過發酵后,成為國內互聯網討論焦點的。

而這次的“肌肉金輪”,也隱隱有了這個趨勢。至少目前在游戲圈,“肌肉金輪”已經在網友間,擁有了極高的知名度。第一次聽到這個詞的網友,可能會覺得很迷惑,畢竟“肌肉金輪”,簡直就是“每個字都認識,但合在一起就看不懂”的“典范”。但對了解“肌肉金輪”的網友而言,“肌肉金輪”簡直就像刻進DNA里的東西。即便是在高考等人生重大場合中,對其產生的“肌肉記憶”,也會影響網友的思維和發揮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那么,所謂的“肌肉金輪”到底是什么,又為什么會令這么多網友魂牽夢縈?實際上,“肌肉金輪”是一名叫做“培根肉”的B站UP主,所制作的一部搞笑惡搞視頻,而這個視頻中被惡搞的對象,則是《英雄聯盟》游戲主播“大司馬”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這已經不是大司馬第一次被網友們當做惡搞對象了,在B站鬼畜區,大司馬近些年一直是“知名素材”,也是各種搞笑集錦的???。由于大司馬的直播風格偏沉穩平淡,語氣和語調也是慢條斯理,總給人一種“一切盡在掌握”之感。加上他帶個方框眼鏡斯斯文文的樣子,再對比他游戲中的那些“下飯”操作和滑稽反應,一種有趣的反差感油然而生。這年頭,“反差萌”可是很戳部分網友XP的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培根肉

而這種反差感,在“肌肉金輪”中,簡直達到了極致。大司馬那張斯斯文文的臉,卻配上一副肌肉飽滿的健美身型,不僅毫無違和感,甚至還讓人覺得沒理由的帥。此外,再搭配上各種甩動肌肉的動作和魔性的表情,這不得讓人翻譯翻譯,什么叫做驚喜,什么叫做騷?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培根肉

按照網友的一般印象,游戲男主播,大多是不善于管理身材的,大司馬顯然也是其中之一。這也就不難理解網友在首次看到“肌肉金輪”后,會被“猛男大司馬”震撼到如此地步?!凹∪饨疠啞币唤浄懦龊?,最先流傳開來的,就是《英雄聯盟》圈子。諸多《英雄聯盟》主播,像是周淑怡、PDD等,都曾看過大司馬的“肌肉金輪”。之后,“肌肉金輪”的視頻從《英雄聯盟》圈子里流出,很多網絡主播,無論男女,都被“肌肉金輪”狠狠地“洗”了波眼睛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相比于其他主播看“肌肉金輪”這件事,更有趣的,當然還是主播們看到“肌肉金輪”后的反應。例如,一向以“放得開”,并且經常公開觀看自己和同行各種鬼畜視頻的周淑怡,盡管嘴中一直“生草”開罵,甚至戴上了“痛苦面具”,但還是老實地點開了全屏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新版“痛苦面具”

不過,現在的周淑怡,早已適應了各種版本的“肌肉金輪”,甚至在看到自己的“肌肉金輪”時,還能冷靜地吐槽道“好惡心”、“辣眼睛”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夕寒君

不只是一些女主播在看到“肌肉金輪”后感到害羞,即便是一些男主播,在剛接觸“肌肉金輪”時,也會感到“過于震撼”。比如,常年在B站鬼畜區“遨游”的老司機PDD,就在看到“肌肉金輪”時直呼“太變態了”。那樣子,像極了他當初第一次在B站,看自己“反向抽煙日神仙”鬼畜時的樣子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不過,在看完各種“肌肉金輪”,以及“PDD版”后,一直被病痛折磨的PDD,還是會感慨一句:“哥們要有這身材,我愿意放棄一切”。

目前,“肌肉金輪”正在像病毒一般,瘋狂擴散。經常觀看“肌肉金輪”的網友,甚至會上癮,并且產生依賴性。這不,剛在MSI拿到冠軍的RNG隊員小虎,在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后,第一反應就是看“肌肉金輪”解毒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游戲BBQ

當然,在一眾主播中,自然不能忘了“受害者”本人大司馬。不過,大司馬在看完“肌肉金輪”后,直呼“受不了”。他甚至在一次直播中,問水友“難道這樣我很帥嗎?”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沒想到,曾被稱為“電競王力宏”的主播“茄子”,肯定地表示“老馬可以的”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年輕的“茄子”

現在,基本上有名的主播,在B站上都有自己專屬的“肌肉金輪”視頻。這股二創風甚至波及到了其他圈子,像是李幼斌老師出演的李云龍、講法普法的羅翔老師,都遭到了“肌肉金輪”的“毒手”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朕獨愛小笨蛋

而導致這一切的始作俑者“培根肉”,則制作了更多大司馬的“肌肉金輪”視頻,甚至有著拍“連續劇”的趨勢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誠然,這些二次創作中中不乏有開玩笑的成分,但在我看來,這分明是B站鬼畜“哲♂學”的又一次“文藝復興”。

在曾經的B站鬼畜區,“哲♂學”可是“鎮站之寶”。

想想當初的“哲♂學”視頻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還是在那個小小的更衣間里,一群如“肌肉金輪”般一身腱子肉的壯漢,肉搏扭打在一起。他們往往赤裸著上身,或者穿著一些詭異服飾,肉搏過程中還會發出一些奇怪,且帶有荷爾蒙味道的聲音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就是這看起來十分“Gay”的視頻,卻在當時的B站鬼畜區里如日中天。甚至帶火了諸如Van♂樣、比利王、香蕉君,這些視頻中出現的人物。與之相關的二創作品在鬼畜區泛濫,視頻中出現的“FA♂樂器”、“As we can♂”、“The boy next the door♂”,則成為了“哲♂學”名句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事實上,這些視頻片段之所以看起來那么“Gay”,是因為其就出自帶有成人元素的GV。盡管“哲♂學”在以前的B站很火,但依舊有不少用戶難以接受。在B站不斷地向正規化以及主流文化靠攏后,“哲♂學”隨即遭到了“封殺”。如今,在B站鬼畜區,已經鮮少有“哲♂學”視頻出現,甚至連早年成名的那幾個“哲♂學”視頻,也被制作其的UP主,給親手刪掉了。

在“哲♂學”視頻消亡,“肌肉金輪”火起來前,B站上已經很少能看到“肌肉量”如此高的二創視頻了。這波,這波是“哲♂學”的“偉大復興”。

回看“肌肉金輪”,網絡上討論其的另一個焦點,則是AI換臉技術。畢竟大司馬在“肌肉金輪”里的健碩肌肉,來自于一個外國小哥。在短視頻中秀自己的肌肉,則是這個外國小哥的愛好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而國內網友對于AI換臉,也并不陌生。最初,AI換臉于Reddit社區上流行,一位名為“deepfakes”的用戶憑借AI換臉,發布一系列的明星換臉小視頻,并獲得大量用戶關注。在被舉報封號后,deepfakes在Github上開源了技術代碼,這一舉動,使網友能自己輕松使用AI換臉技術,來修改各種圖片和視頻。

于是,大批量的AI換臉視頻,開始在互聯網上流傳。其中有些AI換臉視頻只是惡作劇,沒有太多的惡意,比如將人臉和狗臉呼喚,或者將某個明星的臉替換成另一個明星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但是,仍有一大批不懷好意的網友,將女明星的臉,套在了成人視頻中。比如之前提到的deepfakes,他就把“黑寡婦”的演員——斯嘉麗·約翰遜的臉,換進了一部成人視頻中。這部換臉后的視頻,甚至有著高達150萬的播放量。這使得斯嘉麗·約翰遜大為惱火,但卻無可奈何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AI換臉技術流傳到國內后,也是讓大批網友過了把換臉癮。像是把什么電影、電視劇的主演換成自己喜歡的明星,這種情況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胡歌出演《羅馬假日》圖源:B站@芒果小兵

我自己也關注了一個善于AI換臉的B站UP主“你笑我最愛”,這個UP主會使用AI換臉技術,將《真三國無雙8》中的武將換臉到其他電視劇中,著實滿足了我這個老“無雙”粉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你以為是桃谷繪里香?實際是貂蟬噠!圖源:B站@你笑我最愛

不過,AI換臉這門技術,現在依舊踩在法律的邊界處。你很難否認AI換臉有可能會侵犯到當事人的“肖像權”、“名譽權”等諸多合法權利。

就好比這次“肌肉金輪”的焦點大司馬,他本人是不太喜歡“肌肉金輪”的,甚至在斗魚私自將其直播房間標題改為“肌肉金輪”后,感到有些生氣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甚至大司馬還在直播中透露,他被商家和觀眾們,逼迫著去健身。

雖然健身是個好事,但這種脅迫主播的行為,著實值得商榷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另外,健身是個長期工作,不能急。否則,像大司馬這樣第一天健身就受傷的情況,恐怕是躲不掉。

重鑄哲♂學榮耀,“肌肉金輪”義不容辭

圖源:B站@吟游大司人

相關閱讀

收藏 分享 邀請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

請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精彩閱讀

推薦資訊

QQ
QQ在線客服
商務合作QQ
2407147966
掃描二維碼,聯系在線客服
  • 愛飯電競APP

加入我們|熱門搜索|小黑屋| |網站地圖

  © 2004-2022   江西省地網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號: 贛ICP備18013346號-1 愛飯電競|最有愛的電競社區

返回頂部
野花社区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,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在线不卡,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毛片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